第282章 這合理嗎(1 / 2)

房間里風羿盯著面前的平板電腦。

這是來自聞隊長的“關懷”。

屏幕上出現的畫面對尋常人來說確實會出現極大的不適感。

高清畫面精確到傷口每一個潰爛的細節。

太露骨了一點都不含蓄。

同樣是蛇毒血循毒造成的傷口比神經毒的傷口更有視覺沖擊性。

其實風羿明白聞隊長的用意也意識到自己當時的行為不妥當如果有下一次他在拍攝時肯定會注意這點不使用這種在其他人看起來極度冒險的方式。

至于面前這些視覺沖擊極大的毒蛇咬傷視頻……

其實若放在兩年前風羿的人生還屬于正常軌跡的時候看到這些畫面肯定會有持續一周以上的不適感。

但自從他的人生軌跡突然拐了個道兒世間的一切都好像變了。

他不再怕蛇。

也不怕蛇毒。

對那些可怖的毒蛇咬傷圖免疫力強到他自己都深感詫異。

甚至在看到那些圖片的時候還能夠冷靜地分析是什么蛇毒造成。

這個菜花蝮那個短尾蝮下一個是號稱國服爛肉王的小翹鼻·五步蛇(尖吻蝮)。

認不出的可能是別的蝮蛇又或者蝰科其他亞科的毒蛇?

以及毒液成分如何?

牙有多長?

毒液進入肌肉比較多還是血管比較多?

思考這些的時候風羿情緒穩定得心率都沒有改變多少。

普通人看到那些視頻和圖片要么同情傷患要么深覺可怕會忍不住挪開視線不敢去看屏幕里的那些畫面。

可風羿的反應卻像一個冷漠的旁觀者。

回過神意識到這一點的風羿愣了愣。

這合理嗎?

我不是這樣的人!

哦我已經不是人。

風羿不禁反思。

再一次深刻意識到自己跟尋常人是不同的。

門外。

負責盯著風羿的人其實也想瞧瞧風羿看到那些畫面之后的反應。

伸脖子往室內望了眼發現對方盯著屏幕的目光過于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震驚!

竟然沒有躲閃!

該怎么說?不愧是抓蛇的專家?

兩小時后。

聞隊長處理完手里的事情想到給風羿布置的任務問辦事的隊員:“風羿呢?”

那隊員一臉的復雜“食堂吃飯呢?!?

聞隊長:???

隊員說:“肉照吃?!?

聞隊長:“……你確定那些視頻給他看了?”

隊員:“確定以及肯定!我親自將視頻調出來的親手將平板電腦放在他面前也讓人盯著他確認他真的看了一小時以上!”

聞隊長不解:“然后就這效果?”

隊員若有所指:“那小子……心理跟平常人不一樣??!”

除了那些經驗豐富將此視為尋常的老手一般人真做不到這一點除非心理天生不尋常。

隊員說:“我認為風羿挺適合咱們局里的某些崗位?!?

很多時候辦理一些案件面對一些可怕的局面需要保持絕對的冷靜。

聞隊長沒說話只是擺了擺手示意隊員先離開。

靠在椅背上苦惱地捏了捏眉心。怎么才能讓風羿對這種危險的事情保持謹慎和敬畏心?

讓他看視頻看了個寂寞別說持續一周的震懾一個小時有嗎?!

這能長記性?

我怎么就不信呢!

另一邊。

看完視頻就跑食堂干飯的風羿完全不知道聞隊長此刻的復雜心理。

雖然他看完視頻也有那么一丟丟的不適感但不適歸不適飯還是要吃的肉也是不能少的。

好不容易出山能夠吃更好的食物風羿格外珍惜。

在這些公共區域不指望能吃飽盡量吃好點補充能量。尤其是肉。

吃晚飯風羿晃悠回宿舍本想著收拾一下就立馬離開省得被聞隊長盯著。

正收拾東西呢來了個電話。

是山脈北監測站的人打來的說那邊有個紀錄片的攝制組想找他。

“紀錄片?”

風羿回想了一下他沒答應過參加什么紀錄片。

“是這樣的……”

那邊簡要跟風羿說了說解釋攝制組為什么會找來。

風羿終于想起了他跟著聞隊長完成任務在山脈北面監測站休整期間去打理過那邊的一個墓地當時是有人對著他拍照還是干啥來著只不過當時他穿著監測站的衣服沒有正面對著拍照的人對方也沒有走近去問他什么話風羿就沒放心上。

沒想到是拍山脈紀錄片素材的人。

“是他們啊?!憋L羿道。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