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節(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1924 字 2個月前

“她是違規騎行想著抄近路只要上了立交橋頂層繞一圈再從西邊的路口出去就能省了很多麻煩沒想到被閆重開車給撞了?!?

丁健好奇地問:“照這么說這起事故應該是電動車的責任吧?”

洪斌道:“我們趕到現場一看欒麗的車子損毀嚴重。她本人坐在地上抱著右腿膝蓋一直喊疼。類似的情況我們平時見多了一看就是電動車的問題?!?

“欒麗的那輛車子屬于重型電動車最高時速可以達到六十公里。以前的老電動車都這樣按照現在的國標家用騎行電動車最高時速只能是二十公里。呵呵這車子騎著速度快感覺就很爽。馬路上為什么要分快慢車道?不就是為了通過速度對車子進行分流??捎行T電動車的認為立交橋下層車多人多道路擁堵就穿過護欄直接把車騎上橋面跟汽車玩競速?!?

“所以我們趕到現場一看基本上可以斷定是電動車的全責————你閑著沒事上高速干什么?就電動車那點兒馬力和能耐就算是上了立交橋難道你還指望著別人開車讓著你?這不活該嘛!”

“可不管怎么樣欒麗畢竟受傷了。她一直坐在地上哼哼我看她的樣子傷勢應該不是很嚴重后果。說句不好聽的如果擼起褲腿說不定就蹭破點兒皮。她不肯起來很大程度上是想要減免責罰畢竟她也清楚電動車不能上高速這條規定順帶著也想蒙混過關可以的話再從“途觀”車主那兒多多少少弄點兒好處……反正這事兒當時就這樣我都覺得差不多就行了只要兩邊簽了責任鑒定書沒什么事情的話就各自走人。畢竟讓“途觀”車主賠償純粹就是扯澹至于欒麗那邊我不追究她違章責任就很不錯了。如果她真要扯賠償我就先讓她賠“途觀”那邊的損失?!?

聽到這里丁健不由得叫道:“沒看出來??!你小子也雙標??!”

洪斌坦言:“我是交警你是法醫。你也不想想這一天到晚的我那邊遇到的桉子比你這邊多多了。有時候光是從我手上的經辦的各種糾紛就有十幾起。說起來絕大部分都是雞毛蒜皮不外是誰把誰的車給蹭了電動車撞人然后又是誰開車按喇叭把人給嚇著了……反正各種亂七八糟的都有?!?

“我對現在騎電動車這些人是真沒好感。真正是不遵守交通規則??!紅綠燈在他們看來形同虛設為了趕那幾秒鐘時間擰著車把拼命往前沖。平時也就罷了早高峰上學一個個搶著沖著都趕著投胎;到了下午放學全都特么的擠在學校門口。我們平時劃線規定好的停車位根本沒人管這幫人只圖自己方便開私家車的也這樣硬生生的把一條路堵得水泄不通?!?

“這交通節點一旦阻塞后面的車子根本開不動整條線徹底癱瘓。我們沒辦法只好每到高峰期就在學校門口安排人值守就地疏導?!?

虎平濤在旁邊聽著同情地搖搖頭:“這樣做基本上沒用。我也有孩子每次開車接送都很頭疼。我是被逼的沒辦法有幾次干脆走路來回?!?

洪斌道:“扯遠了我這話一開口就容易跑偏。咱們還是接著說剛才的桉子。竇廣杰的“途觀”撞了欒麗的電動車如果是正常情況竇廣杰肯定得負大部分責任??蓹棼惸翘焓悄嫘兄灰情_私家車的都知道這種情況屬于是電動車違規騎行何況欒麗幾乎受什么傷所以根本用不著擔心。雖然我們量刑裁判的時候總會偏向弱勢群體可根本上的道理不會變?!?

“等到我把雙方叫到一起做筆錄的時候欒麗忽然冒出一句————是她打的報警電話她現場舉報:竇廣杰喝過酒屬于酒后駕駛?!?

“她這么一說我當時就愣住了。這之前還得說個事兒:從我們趕到現場到開始處理交通事故竇廣杰一直戴著口罩。起初我就覺得有點兒奇怪可他說是感冒了怕傳給別人所以戴著。這種情況也不能說是有問題我當時沒在意。后來聽欒麗這么一說我這才想起來竇廣杰說話的時候距離我挺遠聲音也不大而且總是半側著身子似乎在躲著我?!?

“我讓竇廣杰把口罩摘了他實在拗不過去只好摘下來。我當場就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一股酒味只是沒那么重如有若無的?!?

“這基本上能斷定竇廣杰喝了酒。欒麗那邊的責任就暫時不談了我讓人先給竇廣杰做檢測。我們用的是“酒安1800”那套機子也就是快速酒精測試儀?!?

“我們處理交通事故還是挺繁瑣的?,F場勘查要完成攝影、制圖、丈量、勘驗等一系列工作。竇廣杰摘了口罩就扭扭捏捏不肯配合。他起初嚷嚷著沒喝酒后來實在無法抵賴就改口說只喝了一杯啤酒。我讓他吹管這小子就開始?;ㄕ杏蒙囝^抵著管子裝作吹氣實際上一點兒也沒吹進去。后來我嚴厲告戒他如果再這樣就后果自負他被嚇住了這才正常吹氣?!?

“儀器顯示竇廣杰當時的血液酒精濃度為每百毫升八十一毫克。我們判定是否屬于酒后駕車的標準是每百毫升大于二十毫克。竇廣杰這個已經嚴重超標屬于醉酒駕駛?!?

“我們勘查完現場讓雙方在記錄上簽字。竇廣杰死活不簽他顯然很清楚相關的政策知道一旦簽字就他今天這行為絕不可能花錢擺平。因為酒后駕車已經入刑尤其是醉駕那肯定是得進監獄的?!?

“鑒于他拒不配合的態度我們這邊就只能走程序帶他到醫院采集血樣進行酒精含量鑒定。畢竟機檢跟醫院那邊開出的檢查單子在法律上效果不一樣后者才能被法院采用?!?

說到這里洪斌停了一下從衣袋里摸出香煙散了一圈自嘲地解釋:“我這是老毛病了說起話來就想抽實在忍不住?!?

虎平濤拿出打火機給他點上笑道:“我也一樣?!?

洪斌深深吸了一口認真地說:“我們當時去的是市屬四十一分院。之所以去那邊做血檢有兩個原因:一是距離近二來嘛之前也有幾個酒駕的桉子都是在那邊做的檢查。關系熟了都習慣性的往那邊跑?!?

“因為是晚上而且又是八點多快九點鐘醫院里人已經很少我們就把竇廣杰帶到急診室。當時是一個叫做張維凱的醫生開了化驗單然后我拿單子送著竇廣杰去化驗室抽血。護士給竇廣杰抽完血裝進試管這時候突然燈滅了?!?

虎平濤皺起眉頭問:“停電了?”

洪斌點點頭:“當時我也這么認為四周黑漆漆的我眼睛過了幾秒鐘才適應。我下意識覺得竇廣杰可能會趁機逃跑就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可后來感覺他很老實沒有那方面的動作?!?

“我朦朦朧朧的看見護士在忙從側面的門里走出來一個穿白大褂的好像是醫生。外面走廊上還有人在問“怎么停電了”“可能跳閘了”之類的話我就沒在意坐在那里守著竇廣杰?!?

“過了大概兩分鐘吧!可能是醫院的人把電閘保險推了上去。電燈亮了。我想著趕緊把事情弄完就催促他們給竇廣杰做血檢?!?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