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一節 夜談(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1907 字 6個月前

“他還是盡到了做丈夫的職責替我搞定了工作先是進了群藝館后來又進了黨校。那時候我對他已經沒有了反感甚至有些感激。畢竟無數人都想進事業單位我又是學舞蹈的藝術生。走正常渠道連門兒都沒有。后來進黨校我自己也付出了努力公務員得硬考才能過靠關系沒用?!?

“在一起久了也就有了感情。我那時候是真心實意的對他他待我也不錯?,F在想想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是個要強的人看見機會就必須抓住。黨校這個地方來來往往的學生多各種關系都有。很多人請我吃飯他們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些是正常的師生來往有些是正常聯絡還有些是看我長得漂亮想打我的主意……呵呵我也算是在社會上摔打磨練了很多年他們的那點兒心思一看明白?!?

“說起人事安排其實是個人能力與關系的配合。光有能力不行??!哪怕是再優秀的人才沒有來自上層的關系就很難得到提拔。說實話業務方面我很拼平時一有時間就加強學習。經常出去吃飯喝酒認識了很多領導正因為這樣才屢獲提拔進了省委黨校成為講師然后是副教授?!?

“曹立軍對此無法理解這與他的邏輯觀產生了嚴重沖突?!?

虎平濤點點頭:“您丈夫也是這么說的?!?

白月萍不屑地搖著頭:“他是個老古板而且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固執。他認為我的著裝有傷風化甚至為了我穿高跟鞋吵過很多次架?!?

“為什么?”虎平濤覺得難以理解。

“他說只有女支女才穿高跟鞋說這是不正經的表現?!卑自缕紳M臉苦澀:“我是學舞蹈的一直很重視身材的保養和鍛煉。曹立軍不準我去健身房也不讓我穿緊身衣褲他經常跟蹤我只要看到我和別的男人稍微接近馬上就跳出來當眾斥責根本不給面子?!?

“還有這種事?”虎平濤越發覺得不可思議:“可您丈夫從未說過??!”

“你覺得我在撒謊?”白月萍無力地發出苦笑:“你可以走訪一下我的朋友省委黨校很多人都知道曹立軍做的這些事。還有他單位的領導為了這個跟他談過根本沒有用?!?

虎平濤安慰道:“他這是關心你?!?

白月萍搖著頭:“他自私而且自卑。以前我的確比不上他自從我當上講師以后曹立軍與我之間的矛盾就越來越多。他規定我每天下班必須回家煮飯禁止參加外面的飯局。這種話聽起來很可笑我壓根兒沒當真。后來他偷偷跟著我去了飯局當眾鬧起來……”

虎平濤目光微凝。

很明顯白月萍與曹立軍兩夫妻其中有一個在撒謊。

“曹立軍怕我提出離婚。我能理解他的想法。他老了想要再婚很難也不可能找到比我條件更好的女人……”

虎平濤忽然打斷了白月萍的話:“白老師你們為什么不生個孩子?”

“這種事情不是我說了算?!卑自缕继寡裕骸瓣P鍵在于曹立軍。他沒有這方面的能力?!?

虎平濤瞇起眼睛問:“生育障礙?”

白月萍平靜地說:“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給你看醫院的檢查記錄。我和曹立軍都是公務員各自的單位每年都會安排體檢。我的體檢報告沒有問題。剛結婚那幾年我對此也百思不得其解。直覺告訴我問題極有可能是出在曹立軍身上。我好幾次約著他一起去醫院檢查可他說什么都不去總是以各種理由推脫?!?

“后來我瞞著曹立軍偷偷去了他單位才知道他從不參加年度體檢?!?

虎平濤感覺此前的很多推測出現了斷層無法從白月萍這里得到合理性延續。

“曹立軍有著理科生特有的謹慎和細致?!卑自缕既匀恢焙裟莻€男人的名字而不肯稱其為“丈夫”。她換了個更舒服的坐姿認真地說:“其實這些事情我不愿意對外人說。但今天這事兒實在太可怕了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想要我的命。我雖然做事高調為人張揚可是在處理具體問題的時候我很注重方式方法。哪怕不小心與人結怨事后我都會主動求取對方諒解?!?

虎平濤在黑暗中注視著她的眼睛:“你的意思是曹立軍有重大嫌疑?”

白月萍沒有直接回答:“我很喜歡孩子也很想自己生一個。從我對曹立軍的身體狀況產生懷疑并去他單位上了解情況以后他就變得更加謹慎?!?

虎平濤問:“曹立軍知道你去過他的單位?”

白玉萍點點頭:“說起來我當時太沖動了。相貌是我的特點想不引人注意都難。曹立軍知道后跟我吵了一架。我是個心里放不住事的人就直接問他是不是有生育障礙……他那天打了我一頓。家里的掃帚都打斷了后來用搟面杖差點兒沒把我活活打死?!?

虎平濤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么狠?”

“他也不好受?!卑自缕祭淅涞卣f:“我是個不服輸的性子雖然沒他力氣大可那種時候也要拼了命跟他斗。我把椅子搬起來砸了沖進廚房抱起碗筷往他身上扔。后來打得最慘的時候我抓起一塊破碗碎片朝他身上刺過去……直到現在他左小腿上還有五厘米長的一道傷疤就是當時留下的?!?

“我跟他說:你今天要是打不死我我一定找機會要你的命?!?

“我還告訴他:就算今天你把我活活打死警察也不會放過你會有人幫我報仇?!?

說到這里白月萍突然發出極其怪異的笑聲:“哈哈哈哈……他怕了他拿我沒辦法我敢跟他拼命。他前思后想跟我冷戰了一個多星期后來向我道歉我也不想把臉皮撕破畢竟是夫妻我也需要他那邊的關系……”

“所以你們就這樣維持到現在?”虎平濤問。

白月萍點頭道:“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打過我只是用各種方式對我進行監控。不怕你笑話他偷偷記下我的生理期時間前后對比只要第二個月稍有延誤他就盯著我的肚子……”

虎平濤聽得瞠目結舌。

“他怕我在外面有男人?!卑自缕紨n了攏耳邊的亂發:“當王八是對已婚男人的侮辱我明白這個道理。很多人認為學藝術的女人都很放蕩其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朋友多但我保證與他們之間的關系都很普通連摸摸手之類的情況都從未有過更不要說是像曹立軍想的那么齷齪?!?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