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節 山里的現狀(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1905 字 6個月前

軍營、彈藥庫、油庫、變電站、工廠、礦井、公路、鐵路、橋梁、涵洞……所有設施能拆的就拆不能拆的全部炸掉水泥電桿均在距離地面一米的位置炸斷。

陳英記得很清楚北方鄰國撤軍后身為警衛的他跟著視察團前往量山看到那里全是廢墟。

據安南內部統計:在那場戰爭中總共有四座大城市、三百多個縣鎮、五萬余座建筑被毀。六十萬平方米的建筑被夷為平地四十二個林場、四十一個農場被破壞。此外還損失了多達數十萬頭的生豬和耕牛。

整個安南的第一產業徹底垮掉經濟發展至少倒退了二十年。

如果不是在國內窮得呆不下去誰也不會跟著武清程來到這里。

“窮”和“錢”密切聯系。倒不是說陳英看不起暹羅人而是他也有自己的消息來源。他一直認為暹羅人的社會制度有問題:執政黨的提案在野黨肯定要拆臺。如果是對民生有幫助的也就罷了偏偏是遠在暹羅北部邊境的這處山區就算修通公路對暹羅整體收益也起不到太大幫助更不要說是興修水利聯網通電。

這都是花錢不討好的事情。

聽到陳英提出疑問吳艷輝笑著側過身子指著坐在旁邊的虎平濤:“關于這件事還是讓阿明來說吧!”

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

虎平濤認真地說:“這是暹羅人與北方鄰國共同協作的一部分。他們提出了“替代種植”的計劃只要我們不再種植罌粟就行?!?

陳英注視著他疑惑地問:“替代種植?”

虎平濤解釋道:“就是用別的農作物代替罌粟。目前對方提出的經濟作物有玉米、水稻、茶葉、咖啡和一些熱帶水果。他們承諾包產包銷無論是團體合同還是個人合同都認?!?

“種玉米?這怎么可能?”一位營長皺起眉頭:“一畝地的罌粟產出比一畝地的玉米收入高太多了。包產包銷這根本就是拿著錢往水里扔根本不可能??!”

做在他旁邊的同僚也連連點頭:“是啊就說茶葉和咖啡吧!以前根本沒人種過就算從外面運來種苗山里的農民也不知道該怎么弄。我以前在安南老家種過地這不熟悉的東西根本不敢種。一方面是難以保證產量另一方面就算種出來品質也不好沒人要?!?

虎平濤淡淡地笑了:“他們承諾提供技術保障。到時候會有專人過來手把手教這里的山民栽培技術?!?

聞言之前提出疑問的營長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這怎么可能?幫著我們通水通電還派人指導……這跟《水滸傳》里皇帝招安有什么區別?條件也太優厚了?!?

安南人也喜歡看《水滸》。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是啊照這個搞法他們根本賺不到錢還得倒貼?!?

“我覺得這事不可能。沒好處的事情誰愿意做???鏟掉罌粟種玉米以后我們吃什么?”

“這一定是暹羅人和北方那個國家搞出來的陰謀?!?

看著氣氛越來越緊張吳艷輝連忙站起來認真地說:“諸位我知道這事在你們聽起來可信度不大但我還是要說:這一切都是真的?!?

虎平濤毫無懼色繼續道:“既然你們說到罌粟和玉米之間的價值區別那我就問一句:諸位你們知道米國和摩西各之間的毒品關聯嗎?”

“北方治安軍”的軍官雖然大多是農民出身有些卻頗有見識。一個營長當即回答:“很簡單嘛產銷關系?!?

虎平濤笑著點了下頭:“禁毒是米國的大問題他們每年都要花費大量資金用于針對來自摩西各的毒品封禁。這種工作耗時耗力投入多見效慢卻必須做下去。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花費一億美元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根本不可能從源頭上制止摩西各毒品流入米國市場??扇绻闆r允許把這一億美元砸給種植罌粟的摩西各農民讓他們種玉米、種茶葉、種咖啡……總之不管種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種罌粟?!?

說話的那位營長問:“每年都這樣?”

虎平濤點點頭:“這是一個長期行為?!?

“那肯定行!”對方臉上露出明悟的表情:“照這種算法投入禁毒的各種資源總價值早就超過一個億還不能確定是否收到效果。這種替代種植就不一樣了農民需要錢給他們足夠的好處種罌粟和種玉米在他們看來都一樣?!?

虎平濤趁熱打鐵:“這法子在摩西各行不通因為當地的販毒集團早已形成規模甚至操縱了國政??墒窃谶@里只要我們愿意在談判的時候就能爭取到足夠的利益?!?

他是站在安南人的立場上說這些話。畢竟虎平濤現在的身份是“陳軍明”。

陳英一直沒有說話。

老謀深算的他已經明白今天表面上說是喝酒其實就是吳艷輝與陳軍明一唱一和搭臺演戲。

如果時間往前倒退幾年陳英根本不會讓他們說這么多直接叫衛兵進來抓人綁起來送到武清程的司令部。

然而人老了想法就多了。

更重要的在這里待了太久生活不便也不易思鄉心切。

看著“陳軍明”那張年輕的面孔陳英似有似無地問:“阿明你說如果這事真的成了我們能得到什么?”

他很狡猾沒有直接問“我能得到什么”而是拉上了在場的所有人。

面對一道道望向自己的目光虎平濤毫不在意他平靜地笑笑:“山里的這些人其實都可以用。既然他們反對種植罌粟那就讓他們種別的東西。暹羅人和北方鄰國的人負責收貨錢到手了至少上繳一半……呵呵當然要更多也不是不信具體額度就由團長您說了算?!?

什么世界大同什么人人公平在虎平濤看來都是假的。

像陳英這些人本來就掌控權力是不折不扣的軍閥。能夠以替代種植的辦法讓他們改換農作物這就已經很不錯了。如果要強加“勞動人民的權益”那就根本是作死非但無法完成任務還會把自己搭進去。

反正這里不是我的國家他們也不是我的同胞。

陳英眼睛一亮:“山里的這些人都可以不動?”

虎平濤笑著點點頭:“反正他們的意思就是這樣。只要“替代種植”這個項目能得到認可和執行所有問題都可以談?!?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