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九節 爭斗(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5331 字 2021-07-07

在更衣室摘掉領結,換掉黑色馬甲和白襯衫,穿上自己的汗衫短褲,趿著拖鞋,虎平濤哼著小曲,帶著幾分得意和滿足,搖搖晃晃下了樓,朝著遠處的街巷走去。

這些年國際形勢動蕩,國內產業變更升級,再加上諸多原因,導致原本集中在長三角和廣深地區的服裝加工業變得萎縮。相應的,安南與緬國承接了這部分業務。尤其是安南,正叫囂著要代替強大鄰國成為新的“世界工場”。

臘達有二十多家服裝廠,員工數量總計超過七千人。

服裝制造不是一個獨立存在的行業,它囊括并連帶著紡織、運輸、倉儲等一系列分支,最終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然而緬國并不具備源頭行業的紡織,臘達的服裝制造也就只能以“單項”形式存在。加上運輸、食品生產、種植等其它行業,臘達給緬國提供了日益增加的稅收比重,卻無法在法制層面上對這座城市進行約束。

虎平濤的目的地是兩條橫街外的一個夜市。那里吃的東西多,價格便宜,是當地人晚餐和宵夜的首選。

為了避免白天的日曬,臘達市的很多建筑都會在彼此鄰接的位置搭上隔板。材料大多是波形瓦或石棉瓦,只要兩幢建筑之間高低落差不是太大,都會形成相互連接的部分。

如果乘飛機從臘達上空飛過,你會看到黑壓壓一大片密集成塊的建筑。就像一個巨大的平房,藍色、灰色、白色和黑色錯綜復雜,起伏不大,只是看起來很詭異。

這些建筑相互連接的部分,被稱為“暗街”,是買不起房,也沒錢租房窮人的最佳居所。

這些地方收不到錢,警察和軍隊也懶得管。久而久之,暗街變成了藏污納垢的最佳場所。

從賭場到夜市,必須穿過一個暗街區。從一間棚屋旁走過的時候,虎平濤看見里面有幾個女人正在換衣服。

鐵皮房門半敞著,天氣炎熱,暗街區雖有通電,卻沒人用得起空調。女人們索性開著門通風,就這樣在來來往往的行人眼皮底下脫掉外衣,換上極短的黑皮皮裙和網眼絲襪。

白晃晃的大腿往上,什么也沒穿。一方面是懶得穿,另一方面也是存了故意勾引的意思。

這些女人一點兒也不害羞,反而故意發出浪蕩的笑聲。還有的故意調整角度,讓外面的人看個清楚,這樣才能招攬到更多的生意。

虎平濤對此毫無興趣。雖說這些女人經常在銀籌賭場出沒,干著皮肉生意的同時,還兼顧著小偷小摸,可她們在掙錢的同時沒有撈過節,賭場老板也懶得管,再加上賭客喜歡,索性睜只眼閉只眼。

很多荷官與這些女人都有來往,也記住了很多女人的電話號碼。在發牌做正職的同時,偶爾也幫著她們拉點兒生意,收取中介費用。

面對女人們撩撥的笑聲,虎平濤暗自嘆了口氣。他現在肚子餓得咕咕叫,除了食物,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

荷官這份工作表面上看起來光鮮,實際上很累很苦。必須站著發牌,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中途休息的時間每次不超過五分鐘。除了正常供應的午餐,只有下午四點能得到一份簡餐。

只有不當班的人才能在五至六點的時候吃到晚餐。恰逢這個時段上班的賭場員工,只能得到簡餐作為補償。簡餐通常是一碗涼拌米粉,或者一個面包,再不就是餅干之類的東西,再配上一瓶當地生產的汽水。

這個時段客人多,吃飯時間也就必須縮短。三口兩口扒完仍然接著發牌,直到晚上七點以后才能休息。

荷官們午餐都吃的很少,因為吃太多會感覺疲憊,尤其是在悶熱的環境里,胃里填充太多食物會使人困乏,進而影響工作。對于一個想要在賭場里掙錢的人來說,只有晚上下班后,才是真正的自由時間。

穿過七拐八扭的巷道,遠遠看見數百米外閃亮的燈光,甚至可以聞到飄散在空氣中夾雜著辛辣調味品的食物香氣……虎平濤不由得用力咽著口水,加快了腳步。

突然,前面的橫街口閃出兩條黑影,攔住了他的去路。

虎平濤臉色驟變,他想也不想,立刻轉身如瘋了般撒腿就跑。

在臘達呆了一段時間,他很清楚這座號稱“緬北經濟新城”究竟有多么黑暗。

這里沒有警察,由軍隊執法。

很多國內所謂的大V公知交口稱贊“緬國法制公正,因為那里是軍隊執法,治盛世用重典……”

其實統統都是放屁。

這里的確是軍隊執法沒錯,然而緬國軍隊根本談不上公平公正,外界盛傳“只要抓住小偷,左手偷砍左手,右手偷砍右手”的嚴酷執刑,永遠都存在黑暗弊端。

只要被抓住的人愿意給錢,軍隊就能網開一面。

如果涉案金額巨大,引來高級軍官的覬覦,那就連同受害者一起,兩頭通吃,中飽私囊。

區區一座三十萬人口的城市,每天的打架斗毆事件至少有上百件。這里有高達數千人的網絡詐騙團伙,有龐大的毒品交易黑市,還有著令人瞠目結舌的色1情市場。

只要你按時交稅,緬國軍方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即便是最具惡名的毒品交易,背后也存在諸多牽扯。以武清程集團為例,如果不是這個安南人占據了北部邊境的一部分,當著土皇帝,拒絕向緬國中央政府納貢稱臣,也不會惹得緬國執政者大發雷霆,將其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虎平濤拔足狂奔。

巷子里沒有光,看不清那兩個人的臉。但他可以猜到對方的身份。

白天的時候,與中年荷官起了糾紛。那人當時就威脅:晚上要找人狠狠收拾自己。

對方究竟有幾個人?

兩個?

三個?

還是更多?

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他們緊追不舍。

虎平濤邊跑邊豎起耳朵辨聽來自周圍的一切聲音。前面是個“T”字形路口,那邊很安靜,可能有人暗中埋伏,也可能沒有人。

幾分鐘前,自己剛從那個方向過來。如果有人埋伏,那就說明從自己離開賭場的時候就開始尾隨,就等著現在甕中捉鱉。

虎平濤迅速作出判斷:襲擊者只有來自身后的那兩個家伙。

他靈活地轉身沖進橫街左側,那里有一個雜物堆,常年擺放著廢棄的木料,以及各種建筑垃圾,都是附近建筑留下的棄物。把這些廢料運到城外需要額外的人工,反正軍方不管,也就干脆扔在這兒,省錢省事。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