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節 命案(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5252 字 2021-07-07

虎平濤哭笑不得:“所長你這說的什么話!我們之間跟那件事沒關系?!?

廖秋陰笑著問:“有照片嗎?給我看看?!?

正好蘇小琳在微信上發了個定位過來,是一家格調不錯的餐館,配了幾張她本人和菜肴的照片,附帶著解釋“我和同事中午在這里吃飯”。

廖秋瞟了一眼虎平濤的手機,雙眼頓時放大,贊不絕口:“很漂亮??!怪不得你看不上駱處長的女兒?!?

虎平濤感覺越解釋越黑,索性收回手機,坐在椅子上懶得回應。

廖秋自顧道:“看起來這女的很喜歡你,連去哪兒吃飯都要跟你匯報一聲。小虎,就得這么干,讓她對你服服帖帖的,以后早請示晚匯報,說往東不敢往西,你再把家里財政大權牢牢抓在手里,到時候就圓滿了?!?

虎平濤忍不住笑了:“所長,你這說的好像是嫂子吧?”

廖秋頓時語塞,斜著眼睛瞟了他一眼,從鼻孔里噴出深深的怨氣,加快速度,往派出所方向駛去。

……

剛回到所里不到十分鐘,接到110警訊:金昌小區發生一起命案。

廖秋帶著虎平濤等人火速趕往現場。

金昌小區是老小區,有二十多幢樓,均為六層。小區周邊沒有修建圍墻,綠化帶也是舊式的水泥花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修建,小區里只設有停放自行車的臨時性建筑,沒有汽車停車位。

二十一幢樓下已經用黑黃色帶子拉起了警戒線,廖秋安排人在旁邊執勤,非本幢住戶不準進入。從五樓以下,還設有一道內置線,未經允許任何人不得涉足。

虎平濤走進六零一室的時候,透過與客廳連接敞開的臥室門,看到了斜躺在床上的女尸。

死者名叫張紅霞,二十九歲,在一家私企工作。

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床上散落著一件藍牛仔女式外套,枕頭和被子被推亂了,卻看不到繩索之類的東西。

廖秋經驗豐富,他低聲對站在身旁的虎平濤道:“是他殺,估計兇手把兇器給帶走了?!?

虎平濤微微點頭:“所長,這案子輪不到我們管,先報刑警隊吧!”

“已經報了?!绷吻锏溃骸拔覀儠簳r負責維持秩序,確?,F場不被破壞。之前我打電話的時候,王雄杰就說了,你必須到場?!?

虎平濤奇道:“為什么?我又不是刑警隊的人?”

“他看上你了?!绷吻锇腴_玩笑地說:“你小子運氣不錯,雷躍和王雄杰對你都另眼相看。這樣吧,所里還有事情,我先過去。等會兒王雄杰來了,你就跟著他。這幾天所里不給你安排工作,爭取盡快把這個案子破了,就像上次那個販毒款的案子,給咱們所好好爭點兒臉面回來?!?

……

廖秋走后,虎平濤選了一處較為空曠的位置,仔細觀察著命案現場。

在樓下的時候,他特意用紙巾擦過鞋底,上了六樓,進房前又擦了一遍。

帶著手套,動作緩慢,走動的幅度也不大。

在警校培訓的時候,教官反復交代:勘察案發現場一定要認真仔細,必須在區域內劃出固定的行走路線,最大限度避免破壞現場取證。

以常見的兩室一廳戶型為例,入室勘察人員行走路線都是重復的?!癥”字形,或者“T”字形。沒有特殊需求,或者對某個角落必須取樣的前提下,任何人都必須遵循固定的軌跡和路線。如果遇到要求嚴格的上級帶隊,甚至連各人腳印也要做到最大程度重疊。

十多分鐘后,王雄杰帶著刑警隊的人來了。

“你來的挺早??!”他笑著對虎平濤打了個招呼,隨即視線在房間里掃了一圈:“有線索嗎?”

虎平濤搖搖頭:“我只是比王哥你們早來了一會兒,又不是神仙。如果只是隨便看看就能找出兇手,還要警察干嘛?”

“嘿!你小子,幾天不見,還學會跟我玩嘴了!”王雄杰用語言打擊虎平濤,側過身子,對站在旁邊的一名警員道:“小張,回頭把名單改一下,把他編入你那個組?!?

他旋即轉過身,拍了下虎平濤的肩膀:“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耳原路派出所的虎平濤,暫時借調到我們刑警隊。這是小張,張文軒,上個月剛來的新人?!?

兩人客套地握了下手。

張文軒是個外表文弱的年輕人,他說話的時候,粗大的喉結上下聳動:“加個微信吧!”

說著,他拿出手機,點開頁面。

虎平濤主動掃對方的二維碼名片,主動發了個笑臉過去,張文軒那邊點了通過,卻沒有回復,只對他略點下頭,便轉身離開。

王雄杰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低聲道:“小張面冷心熱,平時不怎么說話。還是談談案子吧!你來得早,說說你的看法?!?

虎平濤也不矯情,轉身指著敞開的房門,認真地說:“門鎖沒有撬動的痕跡,應該是熟人作案?!?

“房間里的物品擺放整齊。從門口一路走過來,鞋柜、餐桌、立柜,還有放在椅子上的物件都沒有推倒或散亂。我在房間里看了一圈,無論臥室還是衛生間,沒有打斗留下的痕跡?!?

看著正蹲在床邊對尸體進行檢驗的法醫,王雄杰心中頓生疑惑,轉身問虎平濤:“誰報的案?”

無論現場環境還是死者目前的狀態,都表明兇手有充足的作案時間,甚至可以用“從容不迫”來形容整個行兇過程。

這就意味著兇手離開的時候會關上房門,整個房間保持密閉狀態。

換言之,如果尸體沒有腐爛發臭,周圍鄰居無法察覺問題,就不可能有人報案。

可是就目前來看,雖然詳細情況還要等法醫鑒定為準,但目測床上那具女尸死亡時間應該不會太久。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