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節 代理人(1 / 2)

虎警 黑天魔神 4318 字 2021-07-07

這理由合情合理,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

楊炳祥神色如常,前后語氣沒有波動,態度也很誠懇。

“平時大伙兒在一起都喜歡吹牛,幾杯酒下去,別說是你們了,就算市長、高官,甚至更大的官兒我都認識。當然這是酒話。我承認我有錯,不該用這個做為借口從劉玉芬手里弄錢??晌覍μ彀l誓,真沒想過要騙她。要不警察同志你們幫著做個證明,我現在就把錢還給她?!?

說著,楊炳祥從衣袋里拿出厚厚一摞紅色鈔票,用手指熟練地捻開。

廖秋與陳信宏面面相覷,虎平濤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看楊炳祥的這番做派,絲毫不像是心中有鬼。他說的這些話有理有據,都站得住腳,邏輯上也沒有問題。

廖秋腦子里全是問號:難道我判斷錯誤,這家伙其實是個好人?

陳信宏一直皺著眉頭:難道是我想錯了?

良久,楊炳祥用誠懇的話語打破了沉默:“警察同志,工地上事情多,活兒忙。要不我先帶著劉玉芬回去,等過幾天張福祥出來的時候,我們再來接他?”

廖秋砸了咂嘴,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陳信宏,發現對方也在看著自己。

這顯然不是預料中的場景。峰回路轉,畫風突變,更重要的是,楊炳祥的這些話令人挑不出毛病。

就在廖秋打算叫趙麗帶劉玉芬過來,搞清楚狀況,對楊炳祥就“撈人”這件事做口頭教育的時候,突然聽見虎平濤發出低沉且充滿威懾力的聲音。

“你撒謊!”

楊炳祥高大魁梧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

不到兩秒鐘,他迅速作出反應,帶著滿臉的委屈與誠懇:“警察同志,我說的都是真的??!”

虎平濤平靜地注視著他:“劉玉芬說,拿錢撈人這事兒你干了不止一次。光是她知道的就有四個人。這你怎么解釋?”

其實劉玉芬的原話不是這樣。她直說楊炳祥有本事從派出所撈人,只要花錢就行,但沒說具體“撈”過幾個人。

陳信宏反應很快,他立刻接上虎平濤的話頭,加重了語氣上的壓迫力,冷笑道:“現在都用手機支付,你身上怎么會帶著這么多現金?楊炳祥,你這是心中有鬼,要不就是從別人嘴里聽到劉玉芬跑到我們派出所找人,這才帶著錢,急急忙忙趕過來演戲的吧?”

楊炳祥張著嘴,眼角的肌肉一直在抽搐,大滴的冷汗從額頭上滲出,沿著面頰流淌下來。

“……我……我……不是,沒有……這……”他努力笑著,卻比哭還難看。

廖秋用驚異又佩服的目光看了一樣虎平濤,轉過頭,感覺事情重新回到了原有的軌道。他看著坐立不安的楊炳祥,嚴肅地說:“老實交代你的問題,別跟我裝模作樣。劉玉芬在隔壁,就算你不說,我們只要找她了解一下情況,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還有你工地上的那些同事和朋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盡管后背上的衣服已被冷汗浸透,楊炳祥仍然嘴硬:“我真沒做過……我,我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虎平濤的聲音很沉穩:“你想清楚,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你現在的問題不僅僅是涉嫌詐騙,而且還涉嫌包庇和參與?!?

陳信宏的語氣更加嚴厲:“誰給你那么大的權力從派出所撈人?說吧,之前你做過幾次?都是誰在其中做手腳?”

廖秋手里一直夾著那支“大重九”,他笑得意味深長:“詐騙罪的判決輕重,具體看涉案金額。包庇和參與就不一樣了。楊炳祥,我看你年齡也老大不小了,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替你家里人想想。我知道你是個牛人,認識市長、高官,還有更大的官兒。呵呵……現在與過去不同,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只要主動交代問題,才能減輕你的罪責?!?

楊炳祥徹底傻眼了。

……

在村人和同鄉眼里,楊炳祥是個不折不扣的牛人。

臂上能走馬,拳上能站人。

這絕不夸張。

“勞務輸出”是一個意義豐富的概念。即便是同鄉,甚至同村,都有可能在外地因為一個工作崗位爭打起來。

楊炳祥沒能混到包工頭的程度,但他很能打,尤其是鐵塔般的粗壯身體往那兒一站,的確可以鎮得住人。

剛開始,他很講義氣,幫著同村的人找工作。

當然不是免費的,多多少少收點好處。

后來,服務范圍擴大到同鄉。

千萬別想多了,所謂的“找工作”就是在各個建筑工地之間塞人,憑體力掙錢。

但不管怎么樣,這的確是一種人情。

久而久之,楊炳祥在同鄉之間也有了“小及時雨”的名號。

只要愿意花錢,的確可以請楊炳祥幫忙撈人。

大案子是不可能的。比如殺人、強1奸、重大傷人或者巨額詐騙之類,楊炳祥根本不敢碰,也沒這能耐。

小案子他可以接手。其中有很多甚至根本不能算是“案子”,頂多就是民事糾紛。

比如兩個人因為口角打架,短期行政拘留。這種時候楊炳祥就會很熱心的主動找上門,拍著胸脯告訴心急如焚的雙方家屬:派出所那邊我熟,只要愿意花錢,用不了幾天就能把人放出來。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