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血煞雨殺大陣,請各位老祖品鑒?。ㄇ笥嗛喦笤缕保。? / 2)

“這是……什么東西?”

那幾頭上位魔皇級血族黑暗種目光震動的望向血霧深處內心宛如掀起了驚濤駭浪。

一道耀眼至極的血紅色光柱驟然沖天而起光芒刺破了重重血霧即便相隔十幾萬里海域依舊能夠看到。

“我知道了這是傳承!”

“傳承???”

“這是血鯤傳承!

!”

“什么血鯤傳承竟然在這時候出世了嗎?”

……

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只是呆滯了一瞬間立刻反應了過來。

因為血鯤傳承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以往也曾經出現過便是這般景象有著血紅色光柱沖天而去直通星空令人震撼。

血鯤傳承即便在整個不死血海當中也是極為重要的一個傳承。

迄今為止有許多天才曾經進入其中有人得到了功法有人得到了戰技也有人得到了相應的領域本源感悟不一而足。

但最核心的傳承據說依舊存在于那血鯤巢穴之中并未被得到。

許多天才遺憾。

也有許多天才始終在等待血鯤傳承再度現世。

所有人都知道血鯤傳承就位于血鯤海域之中可沒有人知道血鯤傳承具體位于何地更沒有人知道血鯤傳承下一次會出現在哪里。

它的出現沒有固定的位置沒有固定的時間就像是隨機的一般。

只有一些運氣較好或者一直在關注此地的天才可能可以在血鯤傳承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找到它。

它們可以占據一定的優勢第一時間進入血鯤巢穴之內。

不過血鯤傳承一旦出世必然會引起大范圍關注其他人也會相繼趕來進行爭奪最終誰會是贏家并不好說。

“居然是血鯤傳承!”

八頭上位魔皇級血族黑暗種皆是深吸了口氣極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個傳承就算是上位魔皇級都會忍不住行動。

但是有一個問題。

傳聞中那血鯤巢穴上位魔皇級以上的存在進不去。

如果強行闖入會被血鯤巢穴中的力量抹殺魔尊級存在來了都一樣。

畢竟那可是遠古的強大存在血鯤的巢穴就算血鯤已死所殘留的力量與手段也極為不可思議。

若是小看那種力量絕對會死的很慘。

當初就有魔尊級存在想要強闖結果被重傷不朽物質都被磨滅了大半差點身死。

那一次教訓徹底讓一些強大存在放棄了。

它們知道這傳承是留給天才的。

不死血海終究是血族的傳承之地是那些血族的神級始祖留給后輩之人的并不是讓魔尊級來瞎湊熱鬧。

血族要崛起就必須重視天才。

而天才的崛起與這些傳承關系重大。

幾頭上位魔皇級血族黑暗種目光頓時閃爍起來相互對視了一眼都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警惕之意。

它們來自不同氏族自然不會一條心如今這般大機緣送到它們的面前它們又怎么能不心動。

即便以它們的境界無法進入血鯤巢穴但是它們難道還不能讓自身家族的后輩進入其中爭奪傳承嗎?

只要某個后輩奪到了傳承而它們在外保駕護航便也算是有功于各自的氏族好處絕對少不了。

這次它們正好碰上了有著別人所沒有的優勢。

“諸位的想法我很清楚?!睘槭椎难搴诎捣N目光掃過眾人沉吟了一下突然開口道。

另外七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皆是看向了它目光微微閃動。

“我也不攔著你們馬上通知你們各自氏族的天才來此爭奪傳承相比于傳承落入其他種族手中這血鯤傳承還是歸于我血族比較好?!睘槭椎难搴诎捣N澹澹道:“不過你們要記住一點我們的目的是擊殺血絕他如今就在這里我們必須盡快解決他否則若是讓他進入了血鯤傳承以他的天賦……”

他的話語并未說完但是其余幾位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已是心頭凜然。

爭奪傳承實力有時候反而是其次重要的是天賦和運氣。

那血絕能夠得到血神祭壇的傳承并且順利成為血子不論是實力還是天賦運氣都不容小覷。

如今對方誤打誤撞來到此地避難不就是運氣的一種說明。

他進入了這片海域肯定也發現了血鯤傳承若是被他得到傳承必然實力大漲到時候再想殺他就更難了。

“不錯必須馬上找到他?!毖卵壑虚W過一道寒光立刻點頭道。

它現在對血神分身恨之入骨怎么可能看著對方進入傳承。

為首的血族黑暗種心中悄然松了口氣總算是把這幾個家伙勸住它真怕它們為了傳承不管不顧到時候它恐怕真的無法和血殘魔尊交代了。

這種情況并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為了血鯤傳承到時候估計各大氏族的魔尊級存在都會現身血殘魔尊估計也奈何不了它們。

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沒有再廢話皆是勐然一拍胸口吐出一道血箭而后施展某種手段讓那血箭化作流光帶著信息朝遠處疾馳而去轉眼就消失在了它們的面前。

這是血族的某種傳訊秘法可以通過血液來承載某些信息傳遞給同族擁有相同血脈的存在倒是頗為方便實用。

只不過這種秘法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掌握唯有血族的高層才有資格使用一般人連接觸的機會都沒有。

休休休……

一道道血色流光從霧氣內沖出朝著四面八方疾馳而去快速消失在天際。

與此同時。

在更遠的海域同樣可以看到那沖破了血霧直沖向頭頂星空的光柱許多不死血海之內的生靈以及進入不死血海修煉的血族被驚動。

“那是……血鯤海域所在的方向?!”

“這種聲勢莫非是血鯤傳承又現世了?”

“快快快通知我族天才立刻趕過去不能讓其他種族的天才搶了先?!?

“這血鯤傳承是我血族的誰也搶不走?!?

……

一道道身影紛紛望向那道血紅色光柱而后幾乎沒有猶豫全都朝著光柱所在的方向暴沖而去。

血鯤傳承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沒有人可以拒絕。

即便是一些不死血海內的強大星獸也都朝著血鯤海域直沖而來那血鯤傳承對于星獸來說更是巨大的機緣若是能得到血鯤留下的源血沒準可以獲得它的一絲血脈之力讓自身蛻變升華有莫大好處。

不死血海內存在著無數星獸如今紛紛朝著血鯤海域聚集而來聲勢何等浩大。

大片的海域都是掀起了巨大的海浪翻滾著沖天而起宛如發生了海嘯一般。

即便是一些絕頂皇級乃至尊級星獸都出現了。

它們要為后輩爭取機會否則若單單只是天才前往很可能會被其他種族的老不死阻擊就算得到了傳承恐怕也帶不走。

位于不死血海的某處一道血光從遠處疾馳而來突然沒入海中消失不見。

不一會兒海底之下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勐然睜開眼睛眼底閃過一道血紅色光芒望向那道直沖而來的血光心中不由一動。

“族中的傳訊秘法?發生了何事?”

它沒有絲毫動作任由那道血紅色流光來到面前沒入自己眉心之中。

“血鯤傳承出世?!”

下一刻這道身影勐然起身大笑起來:

“哈哈哈好!我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轟!

海面突然炸開翻起巨浪這道身影從海底沖出渾身散發著濃郁的血腥之氣。

它背后有著一對宛如血鴉一般的羽翼緩緩扇動之下可怕的氣流朝著四周倒卷四周翻滾起來的血浪全都被壓制了下去。

“血鯤傳承我來了!”

剎那間它便已是鎖定了方位背后雙翅扇動化作流光直沖那血紅色光柱而去。

……

另一邊一座位于不死血海中的海島之上一頭血紅色巨蟒虛影纏繞在一座大山之上正在吞吐著血霧四周一縷縷猩紅色力量沒入其巨口之中讓它身上的氣息逐漸壯大起來。

突然間一道血光從遠處疾馳而來徑直射入巨蟒的腦袋之中。

“血鯤傳承!”

一道沙啞的嗓音從巨蟒口中傳出緩緩的回蕩在山峰之上。

轟!

下一刻這頭巨蟒便同樣是化作一道血紅色的流光朝著遠處疾馳而去。

……

某一片海域的海面之上一只巨大的血狼虛影正在與一頭巨大的海怪對峙雙方氣氛緊繃劍拔弩張。

血狼那猩紅色的童孔冰冷且兇殘的盯著海怪充滿了漠然沒有絲毫的畏懼。

正當雙方要爆發大戰時一道流光從遠處疾馳而來沒入雪狼的腦袋之中。

“血鯤傳承出世了?!有意思!”

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從血狼口中傳出帶著一絲饒有興致之意。

吼!

海怪咆孝趁著血狼分神之際朝著它暴沖而來口中發出咆孝一道暗紅色的光柱從其口中爆發而出。

“沒時間陪你玩了?!?

血狼抬頭看去口中傳出一道聲音隨即極為優雅的踏出了一步。

轟!

海怪的攻擊瞬間落在血狼的身軀之上將其徹底磨滅。

然而……

轟!

下一刻血狼的身影竟是再次出現從高空中落下砸在海怪頭頂一只狼爪前踏按住了海怪的頭顱。

彭!

海怪的頭顱瞬間如同西瓜一般爆開當場死亡。

血色巨狼發出一聲輕笑大口一張一縷縷猩紅色的血液從海怪身體內飄出被其吸入腹中。

“不錯的味道!”

血狼砸了砸嘴巴腳下輕輕一踏便化作一道血紅色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

在不死血海各個地方類似的場景還有不少那些收到消息的血族黑暗種全都趕往了血鯤海域。

一場圍繞血鯤傳承的爭奪大戰已是不可避免風暴即將來臨。

血鯤海域之中。

那八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在傳出消息之后便立刻沖向本源之血指引的方向。

如今血神分身進入血鯤海域根本沒有其他地方可逃就如甕中之鱉一般。

“傳承已經開啟了??!”

這邊王騰同樣是望向那道血紅色光柱臉上滿是無奈之色。

那個傳承最終還是提前開啟了沒能等到他將那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解決掉。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不可能一切都按照他的預想來進行這是不可控的因素。

“必須抓緊時間了我感覺它們已經很近?!?

王騰目光閃動了一下立刻與血神分身加快了布陣的速度。

如今還剩下三百道符文沒有銘刻完成說多其實并不多但是在這種爭分奪秒的情況下三百道符文很可能就是關系到生死的關鍵。

一旁的圓滾滾更是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打擾到王騰。

兩百八十道!

兩百五十道!

兩百三十道!

一百九十道!

……

符文數量不斷減少陣法越來越完善只不過這是王騰眼中的陣法他總覽全局彷佛那無形的陣法就在他的眼中

但外人卻暫時看不到更想不到他已經在這茫茫的海域之中布下了一座恐怖圣級殺陣!

轟!

遠處驟然傳來了轟鳴之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帶著一種恐怖的氣勢席卷而來。

“血絕你的死期到了!”

一聲爆喝滾滾而來回蕩在血海上空連四周的血煞之氣都被驅散了不少。

免费无毒永久av网站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潘甜甜七夕果冻传媒在线_两个人看的www在线观看